-凉薄少年葬空城

钧天子民们,大家听说杭州打狗之事了吗,杀戮正在进行,请各位爱狗人士为狗狗们发声,否则,或许下一个就轮到我们的毛孩子们了,希望杭州的铲屎官们小心抓狗大队啊,保护好自己的狗子,杭州不再是天堂,只是一个血腥暴力的人间地狱,哪怕再向往西湖,此生我也绝不踏足杭州,或许我第一步踏上的杭州土地,就曾被狗狗的血染过呢。我相信,千百年的时光也不会洗净杭州的血腥之气,因为,这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就是杀害生命,而这些,或许正在杭州的大街小巷里上演,说了这么多,只是希望大家如果真的爱毛孩子们,请在可能的地方为狗狗们发声,无论贴吧,微博,乐乎,还是微信,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请关注微博话题:万人请辞抗议杭州打狗

我是天枢子民,也是一名帝党,一直认为吾王孟章与光绪帝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年少登基,同样受到掣肘,同样爱民如子,同样英年早逝,同样被毒死。今天,是绪爷逝世110周年纪念日,度过了几个爱豆的生日,特别是彭彭的生日,今天却是在过一个人的忌日,是啊,今天是光绪帝逝世110周年纪念日,载湉,那个倾尽所有力量想挽救民族危亡的青年,那个一生只爱一人的帝王,绪爷啊,天堂没有痛苦,只有你心心念念的珍妃,愿你们在那里并肩携手,天长地久,愿崇陵的地宫抵得住北方的寒风,而你在黑夜里再也感觉不到世间的冰冷。愿吾王也能得偿所愿,长乐未央,希望各位多多关注我的文:乱世处,却惟愿君安,下一章吾王就要出场了

乱世处,却唯愿君安(全员HE )初入侯府,隔阂始生


        蹇宾看着齐之侃坚定地转身,还有他渐行渐远的身影,突然感到一阵心悸,心里空空的,好像那里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蹇宾清楚地知道,若是此刻让他离开,怕是他们此生都再不复相见。“你等等,跟我进来。”虽然蹇宾的话语仍保持着侯爷应有的风度,但他的声音却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和害怕。突如其来的挽留让齐之侃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他回过头诧异地看向侯府门前那宛若天神的人,可蹇宾已在仆人的搀扶下准备进府,丝毫没有给齐之侃拒绝的机会,齐之侃只得亦步亦趋地跟在蹇宾身后,却时刻保持着与他很不近不远的距离,渐渐地,侯府里曲折回环的长廊,高大华美的房屋依次映入眼帘,齐之侃看着眼前的美景,忽然真正地明白前面的白衣男子再也不是他的阿蹇,而只是天玑侯蹇宾。
        蹇宾将齐之侃带到一个僻静的小院,“小齐,这里是整个侯府最清静的地方,你就先住在这里吧。”蹇宾回过身与齐之侃说到,却看到那人与自己刻意保持的距离,眼神不由得暗了暗,却蕴含着数不清的落寞。“小齐,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与旁人不同,不必离我这么远”蹇宾说完,慢慢伸出手,想拍肩安抚他,可齐之侃却在蹇宾即将触碰他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悄悄躲开。察觉到齐之侃的动作,蹇宾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怒火,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人在知道自己是侯爷之后,会与他如此疏远。但蹇宾清楚地知道,他好不容易将小齐留在了侯府,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心里的不满把小齐吓跑,至于小齐与自己疏远之事,自己可以徐徐图之,逐渐缩短小齐与自己的距离,只是那时的蹇宾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在往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他们两人之间的隔阂悄无声息地慢慢扩大,待到发觉时,两人之间已是隔着咫尺天涯。蹇宾装作不在意地微微一笑:“罢了,小齐开心就好,天色不早了,小齐快睡吧。”蹇宾说完,便转身离开,那白色身影被浓重的暮色逐渐吞没,显得甚是孤寂。齐之侃看着蹇宾渐行渐远,却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呆呆地站在原地,凝望着那人的身影。夜晚的秋风乍起,摇曳着屋内的烛火,齐之侃在原地站了许久,终是走上前,吹灭了蜡烛。
         齐之侃躺在床上,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留在侯府,正当他为不知留在蹇宾身边能做什么时,父亲临终前要他报答天玑侯的嘱咐在耳边一遍遍回荡,齐之侃欣喜不已,他终于找到留在蹇宾身边的理由,他要报恩!留在天玑侯身边报答他幼年时对自己一家的救命之恩,等报答完恩情后便离开这里,抱着这样的想法,齐之侃终抵不过困意的侵袭,慢慢沉睡过去。
         翌日,旭日初升,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在少年白净的脸庞上,只见少年睫羽微颤,已是悠悠转醒,齐之侃起身穿衣后,门外的侍者推门而入:齐公子醒了,请先行洗漱,再随我去见侯爷。”“好。”齐之侃微笑着应答,脸上的小酒窝若隐若现,如此纯真的笑容让见惯了勾心斗角的侍者不由得愣了愣了,随即便明白了侯爷对眼前这个白衣少年如此上心的原因,这样纯粹干净的人,想必谁见了都会喜欢吧,更何况身边并无可信之人的侯爷。
         寝殿内,香案上烟雾缭绕,刚刚上完朝的蹇宾正在书案前批改奏折,“君上,齐公子到了”侍者的一句话打断了蹇宾的思绪,蹇宾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齐之侃站在侍者身后拘谨不安的样子,蹇宾无奈地笑笑,向侍者挥了挥手“下去吧”随着寝殿的门被轻轻关上,屋里只剩下蹇宾和齐之侃两人,“小齐昨夜在这里住得可还习惯?”蹇宾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回侯爷,于在下而言,在哪里住都是一样的。”蹇宾没料到他会这样回答,愣了一下后,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我这些天怕是都要在寝殿里处理积压的政务,没有时间陪小齐,小齐可以自己熟悉侯府的环境,在这里随意走动便可,不必拘束。”白衣少年垂下眼眸,恭声说到“侯爷乃天玑君上,自当以国事为重,在下不过一介草民,不敢耽搁侯爷的时间,侯爷若无要事,在下便先退下了。”齐之侃依然不知如何面对蹇宾,只想快些离去,言语间不知不觉是比昨日更甚的疏离。这样陌生的语气让蹇宾的内心波涛汹涌,可他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微笑道:今日无甚要事,小齐去吧,如今秋意渐浓,侯府的后花园想必已是层林尽染,小齐不妨去看看。”
        在蹇宾忙于政事的几天里,齐之侃听从蹇宾的话,除了每天早晨起床后在院子里练剑外,其余的时间都用来熟悉侯府的环境以及各种事务。
         一日清晨,齐之侃如往常一样,在小院里舞剑,一招一式间,并无特定的章法,却透着一股少年独有的洒脱不羁,齐之侃剑锋凌厉,身姿却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身白衣在秋风里猎猎作响。 
         刚刚结束早朝漫步到小院的蹇宾看到的便是这样一番绝世美景,金黄的树叶被少年的剑斩落,随风飘舞,而少年矫健的身影与一片片叶子相互映衬,构成一副绝美的画。蹇宾只是站在一旁静静观看,不想破坏这美好的景致,因为他在小齐行云流水般的动作里,看到了少年许久不曾有的意气风发、随性自然。待到齐之侃舞剑完毕 ,蹇宾才忍不住鼓起掌来:“小齐的身手果然很好 ,不如小齐做我的贴身侍卫,如何?”
       蹇宾本以为齐之侃会推脱,却没想到那人想也没想便笑着说没问题,他的笑容那么干净温暖,一如当初答应陪自己出山林的时候。蹇宾本以为让齐之侃做贴身侍卫,日日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便可留住齐之侃,进而拉近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让齐之侃做了贴身侍卫,便是定下了他们两人的君臣关系,而这种关系便是造成他们之间一切隔阂与猜忌的源泉。

彭彭的公益活动,夫人们献一下爱心,没有一种爱会渺小到无法改变世界,夫人们行动起来吧,哪怕一块钱也是对爱豆的支持,第一次参加彭彭的公益活动,炒鸡开心,想参加的夫人们打开微博,点微博钱包,再点开微公益,就可以看到彭彭的公益活动了,参与捐款啦

亲爱的马马,26岁生日快乐鸭,生日小蛋糕🎂给马老师奉上,你是那年初夏从遥远的加拿大来到台湾的Evan, 你是刺客列传中敏感多疑,患得患失的白衣君王,你是直播时偶尔会很干,但讲起英文来声音很苏,很好听的马振桓 ,是加拿大名校的高材生...但在小木马的心里,你只是我们那个永远温柔的马马,那个笑容如春风般和煦的马马。虽然我是天枢子民,但我最爱的cp 是天玑双白哦!去年演唱会上你们合唱的无名将和去年你们一起举办的生日会依然犹在眼前,我愿倾尽一生笔墨才情为我心中的白衣君王和上将军创造繁荣昌盛的天玑国,最后,愿你和易恩能经常在一起工作拍戏,共同成长进步,还有,为你和易恩的新剧墓王之王打call, 期待新剧

清歌美瞳社新活动

同订单第一副18,第二幅15...想买的小可爱可以加我微信:17852600717

乱世处,却惟愿君安(全员HE)原是云泥之异

“阿蹇,天亮了,我们继续赶路吧”“好。”一言一语间, 两个人似乎暗自不约而同地暂时忘记了昨夜的纷乱思绪,各自安静地赶路,并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不到正午,两人便已到达天玑都城,对于只去过山下小镇的齐之侃来说,都城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人来人往 ,端得是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齐之侃好奇地东瞅瞅,西看看,身旁的蹇宾被他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逗笑了,“阿蹇,你笑什么啊?齐之侃瞪着一双茫然不解的鹿眼看着蹇宾,“没什么,只是觉得小齐像初来人间、不识人间烟火的样子。”蹇宾看着仍处在迷惑中的齐之侃,唇角笑意更深,“阿蹇不要笑了,我只是在山里住久了,又只去过山下小镇,所以才对外面的世界不了解而已。”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齐之侃的几句话让蹇宾愣住了,蹇宾没想到齐之侃真的纯真得不识人间烟火,内心纯洁得不被凡尘沾染,蹇宾想要把齐之侃留在身边的想法又一次破茧而出,在心里疯狂滋长,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蹇宾终于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他都要把齐之侃留身边,因为他相信身为天玑之主的自己,一定可以保护好齐之侃不染凡尘的灵魂。或许是上天与蹇宾故意开玩笑,在他刚刚下定决心,没有想好怎么留下齐之侃的时候,侯府已近在眼前,侯府门前的仆人看到蹇宾后,立即失声尖叫:“侯爷,侯爷回来了!”接着便有三五仆从簇拥上来,把齐之侃与蹇宾隔离开,然后扶蹇宾进府,齐之侃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只知道与自己朝夕相处了半个多月的好友一眨眼变成了高高在上的侯爷。
          齐之侃呆呆地看着蹇宾,他还是熟悉的样子,只是身上散发着无形的威严,压得人喘不过气。他们一个是掌握生杀大权的王侯,一个只是山野小民;一个睥睨天下,一个如蝼蚁般碌其生,他与蹇宾的身份地位是天差地别、是云泥之异。意识到这一点的齐之侃看着蹇宾的眼睛里透露出隐藏不住的敬畏与疏离,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是的,像他这样卑微的人是不能与侯爷站得如此近的。
        蹇宾正被齐之侃的眼神与举动深深刺痛,便又听见那人恭敬地说道:“既然我已经把你安全送到了,那在下告辞了。”齐之侃说完之后,便知道他们此生已经毫无瓜葛,他忍着离别的痛苦慢慢转身,准备离开。耀眼的阳光拉长了蹇宾和齐之侃的影子,却怎么也无法让他们的影子触碰到一起。

乱世处,却惟愿君安(全员HE)相互牵绊是我们

       深秋的黄昏总是来得让人不知不觉,蹇宾和齐之侃还未到达山下的小镇,便已是斜阳西落,璀璨的晚霞遮住半边天,艳红似火,像是要灼烧天际,端得是一派烟光凝暮山紫的山河风光。
         “阿蹇,天色不早了,不如我们在此歇息一晚,明日再赶路,如何?”俊朗天真的白衣少年讯问着身边同样身着白衣的蹇宾的意见,“好”蹇宾笑着回应,眉眼弯弯,只是那深邃的眼眸中,一丝无奈与不安的情绪一闪而过,却因隐藏在暮色中而无人发觉。蹇宾席地而坐,始终注视着一旁烧火的少年,眼神越发迷离起来,经过近一个月的相处,他深知,齐之侃喜欢的是隐居山野、闲云野鹤的生活,想要一直在山林中度过一生,而自己却因一时的不舍想要带他出山林,陪伴在自己身边。他是天玑侯,日日生活在尔虞我诈的斗争中,他并不想将那人卷入朝廷的暗潮汹涌中,可小齐干净得不染纤尘的笑容却是他唯一的救赎,在黑暗中踽踽独行了太久的他太想得到这唯一的救赎,所以,他想把齐之侃留在身边,但当那人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他还会愿意陪在自己身边吗?
         “阿蹇,你看,我把饭做好了,快来吃吧!”齐之侃清亮的声音打断了蹇宾的思绪 ,蹇宾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齐之侃笑得依然纯粹,正把刚烤好的食物递给自己,“阿蹇,你一定饿了吧,快点吃,小心烫.”蹇宾从善如流,轻咬一口,温热的食物暖了他的胃,正如那人回荡在耳边的关切话语驱散了他心中的阴霾,蹇宾暂时忘却了心中的无奈与不安,身心都变得轻松起来。慢慢地,落日的余晖渐渐消散,整个世界笼罩在暮色中,颗颗星辰点缀着暗蓝色的天幕。“小齐,天黑了,快些睡吧。”蹇宾望着少年温声说到,或许是被那些纠结无奈折磨得很累了,又或许想摆脱那些思绪,蹇宾很快便睡着了,而一旁的齐之侃一动不动地望着蹇宾,皎洁的月光映照着少年棱角分明的脸庞,蹇宾多日的陪伴让独自一人生活在山中的齐之侃渐渐忘却了寂寞,齐之侃想一直陪在蹇宾身边,可他也自知自己只是一介山野之人,与富贵人家的公子乃是天壤之别,不该有过多交集,他们本就是萍水相逢,更何况, 如今蹇宾的伤已彻底痊愈,他与蹇宾也该回到各自的生活轨道上来 ,再无干系。齐之侃迷迷糊糊的想着,终是抵不过睡意的侵袭,睡了过去。
         令人压抑的朝堂、嘴脸丑恶的大司命、令人厌恶的争权夺利,一切似乎都没变,都是蹇宾熟悉的生活,只是,蹇宾却总感觉少了些什么,是小齐!是那个像光一样照亮他生活的小齐!小齐不见了!!!蹇宾问过很多人,找遍了钧天大陆,可始终没有齐之侃的消息,仿佛那个人从他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了一般。“小齐…小齐,不要走!”蹇宾挥舞着双手,猛然从梦中惊醒,虽然他的眼睛已经睁开,却仍没有什么神彩,看起来茫然不已,“阿蹇,你怎么了”眼前的少年一脸关切地询问着,温和的笑容令蹇宾不由自主地回过神,“小齐,你还在,太好了,我还以为…”蹇宾自言自语着,到最后,话语竟戛然而止。“没事了,阿蹇,我一直在这里。”虽然不知道蹇宾在说什么,但齐之侃仍然耐心地安慰着他,蹇宾听到齐之侃的话,不由得心中一暖,抬头望去,只见一束阳光透过树叶倾洒下来,已是一派晨光熹微的景色。        

ps: 八月十四,离火灼天,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一天,也不知道popo今天会不会发微博纪念这一天,但我仍要发文缅怀刺客二周年,致敬不变的初心
pps:前几天就写完了,就等今天发了

乱世处,却惟愿君安(全员HE)

“我担心我离开这段时间家里会生出变故。”蹇宾到底没有将实情告诉齐之侃,只好委婉地说道:“我家极重祭祀,我受伤这段时间恰好错过了一场祭典,前几日又出现日食,我担心家中人心不稳。”蹇宾慢慢道来,“毕竟我才掌权不久,很多事情并不能完全控制。”
齐之侃也跟着皱起眉来,“我向来不信命理之说,但天玑的确很看重巫仪。这可有些难办。”见蹇宾神色更加凝重,齐之侃笑道,“我会一直在阿蹇身边,护你周全。”
齐之侃郑重许诺。决定全心帮助蹇宾。蹇宾有些怔忪,这些日子的相处,他自认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为何小齐如此真心待他?
似是不敢相信齐之侃所说的话,蹇宾不禁问道:“小齐此言当真?”
“当然。”齐之侃点头。
“既然如此,我也定不负小齐。”
三月后,秋风肃杀,冬意渐浓。蹇宾腿伤终于痊愈。齐之侃简单地收拾了下行囊,陪他离开了山中小屋。这一去,山高水长,这一去,物是人非。但这时候的两人都还不知晓。他们满怀着喜悦憧憬,随着山路蜿蜒而下。可前方路途曲折,似乎看不到尽头。

 
 


乱世处,却惟愿君安(全员HE)

蹇宾自那日日食之后,心情一直不好。齐之侃也很困惑,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惹他生气了。但过了三五日后,蹇宾似乎更加郁结了,不管是看书还是喝茶都有些走神。就像现在这样,明明是刚烧好的水,他伸手就要去拿。还好齐之侃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他的手,否则,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阿蹇你究竟怎么了?”齐之侃皱着眉问道,“这么烫的水,你也不看看就去拿,万一伤了手怎么办?”
“无事,小齐不必担心。”蹇宾想抽回手来,奈何他握得太紧,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蹇宾也只得由他去了。
“我很担心。”齐之侃端端正正地坐在他身边, “阿蹇究竟在烦恼些什么?说与我听,我会帮你。”他顿了顿,又开口道“我想帮你。”
蹇宾深深地看了齐之侃一眼,这么多年以来,还真没有人这样直白地表露对他的担忧。眼前的少年一片赤子之心,是一位坦荡的君子,但他生性多疑,总是控制不住地想要拿捏人心,控制不住地去怀疑他。蹇宾无意间抬头,见少年眼中的担忧不似做假,一时之间,竟也有些不知所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