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薄少年葬空城

乱世处,却惟愿君安(全员HE)


齐之侃出身自京畿市郊一铸铁为业的人家,祖辈传下来的铁器手艺养活了齐家三代人,到齐之侃父亲这一辈,齐家铁铺已小有名气,誉满京郊。
彼时的天玑还是天玑郡,老侯爷治下,郡内人人虽不如天权富庶,但也是丰衣足食,河清海晏,较之他国要安稳和谐的多。虽未立国称王,却是兵力充足不容小觑,唯有一点令其他各诸侯国私底下皆引为笑谈,那就是天玑信奉巫仪,大事小事皆要占卜之后结合天意再做定夺,连同京城在内天玑郡内二十余城皆设官巫,专事各地各县占卜事宜。齐家铁铺所处的京郊就在京城国师所领的官巫辖下,那时,随着齐家铁铺名声传入京城,京城官巫也慕名而来,将祭祀所有铁器铸造的买卖交给了齐家。此时年轻气盛的齐父在得到齐家祖父的首肯之后主动地揽下了这个差事,但是,在铁器交付时,年轻的齐父因为不满官巫压价拖款与其争执不下,一时嘴快说出了不敬鬼神之言被那个气急的官巫拿住了把柄,那官巫添油加醋地将此事捅到国师面前,惹的国师大为恼怒,将齐家满门下了大狱,准备过了祭祀大典,回了老侯爷再来着手处置。可怜齐家人因为一桩拖了尾款的生意凭白地便遭受了牢狱之灾,生死未卜。但是好在齐父机警,在那官巫领着衙门的人来抓人之前便抢先跑了,只可惜时间仓促,齐家祖父祖母仍被官府带走,于是齐父便躲在京郊山林间,等祭祀大典期间各地百姓来京朝奉时混入城内,再另想办法解救双亲。

待混入城后,已经是祭典当天,老侯爷领着小世子和京中大臣们一起请神,这也是天玑的平民百姓一年中唯一一次得见天颜的机会,因此城中大部百姓都会聚集在祭典会场之外共襄盛举。而这也是齐父这唯一一个解救家人的机会,他决定呆祭典完毕侯爷回府之际冲上前去告御状,此举稍有差池便会被当成是要谋害老侯爷和世子的刺客,死无葬身之地,然而为救家人,齐父只能铤而走险。待国师用悠长高亢的调子吟唱“送神”完毕之后,百姓依礼跪拜侯爷,这时齐父的机会便来了。他直挺挺地跪在人群中却并未磕头,反而大声呼喊着:“苍天明鉴,草民有冤,请求侯爷做主啊!”如此高喊不停,声嘶力竭,直到周围人全部安静下来,连会场中心的天玑候也被吸引了注意,去亲自问话。

这是齐父生平第一次和天玑郡内最尊贵的人面对面讲话,他背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被冷汗浸湿,双腿战战,喉咙也因为刚才的鸣冤嘶哑疼痛。然而这也是他平生最幸运的一次,当他以额触地跪在天玑候和世子脚下,当着国师及诸大臣的面,将实情一一道来时,他内心惊惧悔恨不已,一来,若不是因为他少年气盛口无遮拦,家人断不会遭受这般无妄之灾,二来,他一贱民之身冲撞侯爷,并且当着众大臣之面直言国师纵容手下官巫草菅人命,形势无论从何来看都是于他无益。 若是此时侯爷这是也被国师的说辞蒙蔽,认为他就是个冲撞了圣驾的刁民,那么这样一来,他不仅救不了家人,反而还将他们推入深渊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