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薄少年葬空城

乱世处,却惟愿君安(全员HE)

齐父用嘶哑的声音带着颤抖地将冤情到来之后,国师连忙也下跪请罪,一是为了没主持好祭典,导致刁民冲撞圣驾的大不敬之罪,二是为了因为忙于侍奉神明而没有管理好手下官巫,任凭他们做出如此欺压子民的事情来的治下不严之罪,三是为了齐父不敬神明冲撞祭典的大逆不道之罪。国师说话间言辞恳切引经据典,使得诸大臣也不禁为国师开脱,转而一起向侯爷请命严惩这冲撞了圣驾的刁民
齐父毕竟也是年轻,这时也慌了神不能眼睁睁看着家中父母为自己受死,只得越发用力的磕头高喊“请侯爷明察!请侯爷明察!”额头撞在铺上了地毯的大殿之内,发出咚咚的闷响,而侯爷却仿佛被国师说动,正准备着人把他脱下殿去,此时,一个稚嫩的童声从殿上传来打断了殿下的喧哗,“父王,这人既是被逼的宁可冒着冲撞圣驾的大不违来陈情,如此草率将人收监岂不是寒了民心,不若便将此案交由京中衙门,由他们秉公审理,再做定夺,这样一来既不会污蔑了国师,也不会失了民心,岂不两全?
年仅五岁的世子蹇宾的一席话让天玑候改变了主意,侯爷按着世子的想法,将此案交由京郊衙门审理,并严令他们秉公执法,不得偏驳一方。至此,在朝堂之上大臣们都对世子的聪慧机警而交口称赞,并恭祝侯爷得子如此天玑定会千秋万代时,齐父早已泪流满面,因为年幼世子善念的一席话,他得以保住全家性命,如此一来,他怎能不感念世子恩义?年轻的齐父在磕头谢恩时,冒着大不敬从散落的鬓发缝隙中上头看了一眼,记住了殿内御阶那位被包裹在精致朝服下的年幼世子,也将这因一时善意而来的救命之恩铭记了一生
数月之后齐家满门因为京郊衙门各处求证察访而被判无罪,分别许久的家人终于团聚,遭受这次生死劫之后的齐家人在一致商量后决定,离开京城,返回山村原籍,远离这是非之地,做回山村野夫,永世在不得踏入这庙堂纷争之地
迁回原籍之后的齐父,应了父母之命,迎娶齐祖父家乡好友的女儿为妻,次年便得了个儿子,齐祖父将其取名为齐之侃,期望孙儿慷慨刚直,一世和乐
山中湿气重,转眼三年,齐祖父和齐祖母终究是在年纪大了,在牢中的那几个月或多或少还是留下了病根,在看见昔日年少不知事的儿子娶妻生子日益稳重之后,了结了心事,便早早去了。齐母在生下独子齐之侃之后身体便一直不好,只因牵挂着幼子和丈夫堪堪支撑到齐之侃七岁上下,便也撒手去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