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薄少年葬空城

乱世处,却惟愿君安(全员HE)

蹇宾虽然伤了腿,但毕竟是习武之人,恢复得会比常人要快些。不到半个月,他就可以扶着墙壁,桌椅走路活动了,当然,大部分时候是扶着齐之侃在屋内走来走去。齐之侃嘴上不说,心里却很是欢喜,并且把蹇宾能够如此迅速地康复归功于他的虎骨酒来,让蹇宾每天都喝一杯。山间湿冷,饮酒的话的确会舒服点,蹇宾从善如流地应下,承诺日后会送更多的美酒来作为补偿。
“不必,我哪里就缺这坛酒了?”齐之侃将被子铺得更厚些,道,“你快点好起来才重要呢。”
“小齐莫不是看轻我?”蹇宾皱起眉,语气也冷了下来。
“哪有!”齐之侃看他这样,连忙否认,“阿蹇送什么我都收,好不好。”
“嗯,这还差不多。”蹇宾应了一声,换了个姿势,不去看他了。
齐之侃这些日子下来,也看出他别扭的脾气。只是他没有安抚人的经验,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眼巴巴地站在一旁看着他。,蹇宾见他这般手足无措,觉得有趣,脸上也就带了三分笑意来,“小齐不说,我可是想把全天下的好处都给你呢。”
“好,我都收着。”齐之侃这下可不敢再拒绝了,连忙应下。
“甚好。”蹇宾一手撑着头,敛去眼底泛起的光。
山间的秋日相比其他地方还是略带点潮湿,这日难得有好阳光。齐之侃一开窗就打定了主意,挑了日头最舒服的时候,要带蹇宾出去晒太阳。
“你要带我去哪里?”自从他能走后,他很少再让齐之侃背着了。谁知这人今天不知怎么,兴高采烈地进屋,不由分说地就背起他。蹇宾也只能由他去了。
“你都躺了好几天了,今日天气不错,我带你出去晒晒太阳。这林间湿气太重,你又有伤在身,得常晒晒太阳”他背着他,没三两步就走到庭院中。
今日的确是难得的好天气。秋天的阳光温暖不灼人,晒到身上都泛起暖意来。蹇宾撑着头,看齐之侃仔仔细细地开始煮茶。
“我又不会再这里常待,兴许过两日,就会有人寻到这里,那时我便要离开了。”蹇宾突然开口。齐之侃明显一愣,收住嘴角的笑意,勉强回答道“这里只有山上猎户才会偶尔落脚,我想旁人应该是很难找到这里吧。”
蹇宾抬头认真地看了他一眼,道,“那等我能走路了,你陪我出山林。”
“没问题。”
少年露出笑容,朗声答道,坚定地似是许下了什么诺言一般,两人不经意间双目相对,便是一眼万年,那满载星辰的双眸里,都是对方的影子,或许当时谁也没有料到,就是这样一个承诺,竟羁绊了他们一生。天色突然转暗,冷风四起,高悬的太阳被暗影入侵,不到片刻已经被遮住了大半。
“怎么会这样?!”蹇宾大惊,齐之侃看着蹇宾不安的神情。笑着说道“日食罢了,难道你害怕?“有你在这里,我不怕。只是从未见过。”蹇宾勉强镇定下来,伸手拍了拍齐之侃的手臂。
“是啊,我也是头一次见,我以前只见过月食。”“你胆子还真大。”:山野之人,胆子自然会大些.”齐之侃抬头望天,静静地看着阴影将太阳全部遮住。蹇宾看着沉默的齐之侃,不禁问道“小齐,你怎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齐之侃淡淡回答道“我向来就不大相信天象异变,今日之事,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
蹇宾看着这样的齐之侃,莫名怒气上涌,“我想进去歇息,你扶我进去吧,扶我进去!”齐之侃看着突然发怒的蹇宾,有些不知所措地扶起他。蹇宾心下烦乱,不过还好,他现在并不是孤家寡人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