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薄少年葬空城

乱世处,却惟愿君安(全员HE)

蹇宾自那日日食之后,心情一直不好。齐之侃也很困惑,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惹他生气了。但过了三五日后,蹇宾似乎更加郁结了,不管是看书还是喝茶都有些走神。就像现在这样,明明是刚烧好的水,他伸手就要去拿。还好齐之侃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他的手,否则,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阿蹇你究竟怎么了?”齐之侃皱着眉问道,“这么烫的水,你也不看看就去拿,万一伤了手怎么办?”
“无事,小齐不必担心。”蹇宾想抽回手来,奈何他握得太紧,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蹇宾也只得由他去了。
“我很担心。”齐之侃端端正正地坐在他身边, “阿蹇究竟在烦恼些什么?说与我听,我会帮你。”他顿了顿,又开口道“我想帮你。”
蹇宾深深地看了齐之侃一眼,这么多年以来,还真没有人这样直白地表露对他的担忧。眼前的少年一片赤子之心,是一位坦荡的君子,但他生性多疑,总是控制不住地想要拿捏人心,控制不住地去怀疑他。蹇宾无意间抬头,见少年眼中的担忧不似做假,一时之间,竟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