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薄少年葬空城

乱世处,却惟愿君安(全员HE)

“我担心我离开这段时间家里会生出变故。”蹇宾到底没有将实情告诉齐之侃,只好委婉地说道:“我家极重祭祀,我受伤这段时间恰好错过了一场祭典,前几日又出现日食,我担心家中人心不稳。”蹇宾慢慢道来,“毕竟我才掌权不久,很多事情并不能完全控制。”
齐之侃也跟着皱起眉来,“我向来不信命理之说,但天玑的确很看重巫仪。这可有些难办。”见蹇宾神色更加凝重,齐之侃笑道,“我会一直在阿蹇身边,护你周全。”
齐之侃郑重许诺。决定全心帮助蹇宾。蹇宾有些怔忪,这些日子的相处,他自认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为何小齐如此真心待他?
似是不敢相信齐之侃所说的话,蹇宾不禁问道:“小齐此言当真?”
“当然。”齐之侃点头。
“既然如此,我也定不负小齐。”
三月后,秋风肃杀,冬意渐浓。蹇宾腿伤终于痊愈。齐之侃简单地收拾了下行囊,陪他离开了山中小屋。这一去,山高水长,这一去,物是人非。但这时候的两人都还不知晓。他们满怀着喜悦憧憬,随着山路蜿蜒而下。可前方路途曲折,似乎看不到尽头。

 
 


评论

热度(11)